当前位置:奥利华搞笑靓女情仇
靓女情仇
2022-10-13

1

谢雯曾经是江城电视台收视率极高的“动感无限”节目的主持人,她容貌俏丽,语音柔美,可与模特儿媲美的身姿焕发着无敌的青春气息。但是,她陷入一场轰动全市的绯闻之中后,突然从观众的视野里消失了。

半年后,江城小精灵信息咨询公司聘用了一名青春靓丽的女婚外情调查员。由于她对这项工作超乎寻常的狂热和执着,不但挽回了不少受伤害受侮辱的姐妹们的尊严甚至生命,并且为公司赢得了可观的效益和良好的声誉。她,正是匿名的谢雯。

这天,调查部部长又安排谢雯履行一个合同。

“安妮!”谢雯一看合同书上的甲方签名,一反常态地叫出声来。

谢雯的惊愕当然是有原因的:安妮的父亲是江城市副市长,在本市呼风唤雨神通广大,因此,安妮根本犯不着走这旁门左道,来制服自己的新婚丈夫、本市的青春偶像歌星野狐!而部长此次又特别指示,这项合同由谢雯单独行动,更令她产生了深深地疑惑。

两天后,谢雯一袭咖啡色西装套裙,仪态万方地来到野狐的工作室所在的宾馆。她坐在大堂的沙发里,警觉地睨视着那扇人进人出的玻璃门。

野狐推门进了大堂。他戴着墨镜,高竖的衣领遮住了半张脸,但谢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。

就在野狐跨进电梯门的刹那,忽听见“先生,请稍等”的悦耳女声。他下意识地摁定开门键,循声看去,只见谢雯从沙发里一个华丽起身,娉娉婷婷地向电梯间而来。

谢雯这一连串看似自然、实则精心设计的亮相,果然引起了野狐的注意。

当谢雯刚迈进电梯间,一青年男子也快步欲进电梯,但野狐却视而不见地任电梯门关闭了。

谢雯在电梯间里用柔美地声调向野狐表示谢意时,野狐的兴趣顿时被调动起来了,嘴里说着“这算不了什么”,两眼却不停地扫描谢雯的全身。

“我的工作室就在这酒店,怎么没见过你?你是第一次……”野狐的目光在谢雯脸上停留下来。

“先生,你的眼力真不错哦!我今天如果不是来酒店应聘,还不知哪年哪月能到这么豪华的地方来呢。”谢雯定了定神,一声轻叹道。

漂亮美眉无助的表白,总是能够轻易使男人心怀怜香惜玉之心,风流倜傥的野狐更不例外:“如果你瞧得起我,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,这酒店的老总和我是铁哥们呢!”

“那……”谢雯欲说还休,嫣然一笑,“那,还望大哥多多关照小妹哟。”

2

两天后的一个傍晚,谢雯按照与野狐的约定,准时来到一家坐落在江畔的很有情调的茶楼。因为分手那天野狐告诉她,要进那家酒店并获得满意的职位,非经老总亲自面试不可。今天,野狐将邀那老总一同前来。

谢雯走进茶楼,绕过屏风,一眼便看见临江靠窗而坐、戴着墨镜的野狐。在他旁边,却不见什么老总的身影。

“真准时。应该这样!”野狐彬彬有礼地微笑道。

“人呢?”渐入角色的谢雯故作满腹狐疑。

野狐一阵哈哈大笑,随即优雅地摘下墨镜:“怎么样?你不会失望吧?”

“哇,野狐!想不到这辈子有幸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你。”谢雯一声尖叫,像所有虔诚、狂热地追捧野狐的女粉丝一样,脸红筋胀、神色痴迷。

“嘘……”野狐赶紧将食指往嘴前一竖,警惕地环顾四周。

迅速又戴上墨镜的野狐告诉她,到酒店工作的事已谈妥了,随时可到酒店人力资源部报到。今天约她到茶楼来,无非是聊聊天、散散心。他神情痴迷地凝视着谢雯说,由于她颇似自己的梦中情人,因此愿意与她一道排遣心中的郁闷。

谢雯是又喜又惊,怦然心跳。

当野狐招呼服务员为她沏茶时,她无意间瞥了一眼服务员,觉得这人似曾相识!凭着职业素质,她很快想起来了,是那天被挡在酒店大堂电梯口的青年男子。

原来,野狐虽是万人倾慕的当红歌星,却像畏惧女巫一样畏惧安妮,说确切一点,是畏惧安妮的父亲。当初安妮狂热地追求他时,对他是百依百顺。婚后,安妮的言行却判若两人,蛮横地对他的举止行踪严加控制。当他流露出分道扬镳的意向时,安妮向他发出致命警告:要分手,凭她父亲的权势,无论他走到天涯海角,都可轻易将他搞得声名狼藉,在娱乐圈永无出头之日……

说到这里,野狐语无伦次地痛骂自己风流成性,懦弱卑鄙,并悔恨不迭地告诉谢雯一个内心深处的私密:自己对不起几年前一个真正爱他的女人,否则,决不会有今天的厄运,这真是咎由自取啊!

第二天,当部长要谢雯例行工作汇报时,她如实地将约会的事讲了,但野狐向她透露的内心隐秘却只字未提。

部长指示道:“顾客已等得不耐烦了,必须尽快拿到确凿的证据。铤而走险是免不了的,到时自然会有人为你解围。”说完之后,部长又笑嘻嘻地补充道:“请你相信,这次的报酬一定会让你惊喜!”

3

几天后的一个夜晚,谢雯按野狐给她的号码拨通了他的手机。他俩在电话里约定,10点半在一家酒吧吃宵夜。

在酒吧迷幻的光晕里,谢雯和野狐边吃边喁喁私语,俨然一对甜甜蜜蜜的情侣。当谢雯上洗手间时,发现大厅角落的餐桌前,一个戴棒球帽的青年男子有些眼熟,尽管他低着头,长长的帽舌遮住了双眼,但谢雯还是从他那薄薄的嘴唇和轮廓分明的下颚,辨认出正是那个几天来如鬼魅般在他俩身边晃荡的青年男子。在他的左右,坐着两个身材魁梧、阴沉着脸的男子。

谢雯的心倏地悬了起来,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。

从洗手间出来,谢雯叫住一个满脸稚气的女服务员,一阵低语后,这女服务员接过了谢雯给她的两张百元人民币,悄然站在了那几个男子的身后。

夜半时分,谢雯和野狐相依相偎出了酒吧,进了野狐的轿车。

车开了一程,谢雯一声惊呼:“糟糕!我的挎包掉了。”

野狐忙问里面有什么东西,谢雯焦灼地说:“里面有银行信用卡不说,还有租屋的钥匙!惨了,惨了,今晚我是有家不能回了!”说罢,她楚楚可怜地望着野狐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

没有多余的言语,野狐将车迅速调头,往他工作室兼卧室所在的那家酒店疾驶。谢雯向车后看去,一辆黑色的奥迪Q7也随之调头,紧紧地尾随他们。

一进野狐的卧室,谢雯便一下子歪倒在那张宽大而柔软的床上,闭着眼睛,声音含混地说:“你,你先去洗个澡吧……”

看着谢雯那出浴美人般的绯红脸蛋儿和曲线优美的腰肢,野狐心旌摇荡、浑身酥软。不过,他还是颇有绅士风度地应答一声后,顺从地走进了浴室。

当野狐洗完澡出来,床上的谢雯却不见了。他惶惑地呼唤了几声,哪还有人答应。此刻,他手机响起,有短信。

野狐迫不及待地点开短信,读着读着,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栗起来……

野狐先生:

请相信我,你成了一个凶险无比的陷阱中的猎物,一伙凶残之徒一直在跟踪我们。现在,他们正潜伏在室外,只待我们同床共枕时动手。只要你回忆一下安琪的话,你就应该知道他们是谁了。

我是一名公众事务调查员,履行他人的委托,本是我的份内工作。但是,我万万没有料到,委托人(甚至可能有我的公司)欺骗了我,他们并不屑于我提供的证据,而仅仅是将我当作诱饵,然后将你的声誉甚至生命在今晚予以摧毁!

望好自为之。

一个你既熟悉又陌生的人

“熟悉?陌生?”野狐迷惘地叨念着。那柔美的语调、晶莹的眼睛、飘逸轻盈的身影:“是她!这怎么可能……对,只有她,从来没骗过我,她是我真正的至爱啊!”他浑身为之一震,切切实实感到危险迫近了。

原来,当初谢雯与野狐同为世人瞩目的公众人物时,两人轰轰烈烈的恋情已众所周知。谢雯被野狐抛弃之后,她自觉羞辱难当,一时冲动做了整容手术,并选择了这项为与自己有着同样遭遇的姐妹们复仇的职业。

野狐倏地扑向房门,将门锁锁死后,又踉跄着奔向阳台。

阳台外,是迷茫夜色下的街道,谢雯的身影影影绰绰,渐行渐远……

“谢雯,我对不起你!我是自作自受啊!”野狐凄厉地呼喊着,泪如泉涌。

谢雯猛地停步,惊悸地回头,眼里噙满恨爱交加的泪水。

“危险!有人要害你。”谢雯声嘶力竭地呼喊起来。

她话音未落,只听见野狐的房间里传来房门被猛烈撞击的声音,随即,夹杂着野狐高呼“救命”的悲鸣……

第二天,江城晚报娱乐版在显著位置刊出一则消息称:著名歌星野狐婚后仍风流本性不改,于昨夜在其下榻处与一卖淫女厮混,酒店的监控录像表明此事属实。其妻雇用的爱情侦探发现后,他无颜见人,惶恐之中欲跳楼自尽。目前,他伤势危重,正在抢救之中……

与此同时,谢雯走进了江城市公安局,她要让世人知道事情的真相,不为别的,只为野狐欲死之前的极度的忏悔。

她会去看望他。如果需要的话,她也会去照顾他。但是,她绝不会重温旧梦了。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