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奥利华情感难以忘怀的老阿姨(有多少往事难以忘怀)
难以忘怀的老阿姨(有多少往事难以忘怀)
2022-12-03

50后,与共和国同命运、共患难,一路风雨70年,泪流满面,有多少日子难以忘怀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这是一位50年出生的张阿姨的口述:

我出生在50年,下面有4个弟弟,2个妹妹,读书读到9岁,二年级没有读完,就辍学在家,带弟弟妹妹。

很多记忆已经不很清楚,依稀有点模糊,只是还记得十分喜欢读书,但是作为一个女孩想要读书,自己不能做主,也不懂做主,觉得帮父母带弟弟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小时候,没有什么爱好,就是听着有线广播,听着里面的歌曲。放露天电影的时候是最开心的时候,看着里面别人的故事,好听的插曲,特别是打仗额场面,都会开心几天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露天电影打开了我看外面世界的窗口,我知道外面有大城市,很多不同的人,还有好人坏人,学会很多歌曲《歌唱二郎山》《送别》《老俩口学毛选》。

那个时候,我最喜欢看《白毛女》,悲叹喜儿的命运,仇恨黄世仁的恶霸,向往有个大春一样的青年。我养的一头羊,剪下来羊毛,纺成毛线,妈妈织成了一件毛衣,我抽出一根二尺长的红头绳绑上辫子,觉得我就是喜儿,我就是最美的那个人。

虽然上过一年多学,但是认识的字也不是很多,在村里扫盲班开办的时候,我天天晚上要去学认字,我后来认识的很多字,就是那个时候学会的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刚刚13岁就进生产队干活,捡棉花、拔秧、插秧、放牛,11岁的妹妹接替我带弟弟妹妹,老队长说一家那么多人,没人干活,谁养活我们。

那个时候,地是不少,干活人也很多,可就是粮食产量很低,吃不饱,那个饿的滋味我一辈子不会忘记。

吃食堂的时候,还是吃不饱,每次打回来的饭菜,父母还没有看见,早被弟弟妹妹吃光了,不能干活的老人只能眼巴巴看着干活的人有饭吃,有时候有几口吃,也不知道是否是最后一口……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村里养了一些牛羊猪,下雨农闲的时候,社员就会提议杀头猪改善生活,烧好猪肉饭菜,也只能是能够干活的人有的吃,父母有时候偷偷不注意,藏几块红烧肉回来,弟弟妹妹流着鼻涕把手上沾的油,舔了又舔……

商店的布是不能随便买的,要有布票,每个人定量,一寸也不能多。孩子多,衣服大多是大的不能穿了,小的再穿,从来不分什么男女。

我记得有次上大队开会,我没有裤子穿,就穿了爷爷的一条前开门的裤子,后来很多年,我一直开玩笑说,是我开辟了女生穿男裤的先河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生女孩的家庭要准备嫁妆,被面,床单,只能自己拿棉花纺成面线,再把面线用面粉浆成织成粗布,我跟着母亲学了好久,才学会了织布,虽然没有文化,但我自行设计了很多种格子、麻将块、直道杠杠,村里姑娘经常来找我学习。

我们家成分不好,父亲年轻时候在庙里帮过朋友一段时间的忙,后来村里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给父亲带上了“坏分子”的帽子,但万幸我们家还是贫农成份。

到了结婚成家的年龄,邻居就上家里来说亲。介绍的是村里的一个小伙子,发大水那年,漂流到我们村落户的,虽然很多人嫌弃苏北地区的人穷,但我不想离开父母太远。男方就在村上几十米远,相互有个照应,虽然没有单独说过几句话,对方父母拿来5块钱,就订好了结婚的日子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没有了解的婚姻,肯定相处起来很难。婚后的日子,都要在争吵中度过,缘由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最大的问题是穷,吃不上饭。

5年中,生下两个儿子,不久又怀上第三胎,看着孩子饥一顿饱一顿,也是受尽了苦,我不忍心生下孩子,再让孩子受罪。

当时刚刚兴起计划生育,我一个人挺着当时已经七个月的大肚子,去了公社卫生院,打了堕胎针,回来像等待死神一样,躺在床上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,结果下来又是一个男孩,只是没有了哭声,没有了气,我觉得我是个残忍的母亲,没有一点人性,我为这哭了几天,内疚了几十年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满月没有多久,寒风凛冽的冬天,农村最没有活干的时候,大搞水利,挑河筑坝,能够挑担的全部上阵,到工地附近找农家居住。那个时候人比较淳朴,不会要房租,不会有忌讳,不会嫌弃吵闹,老老少少几十个人,稻草一铺一排睡十几个,一人留着做饭,其余的全上工地。出门一干就是几个月,不洗澡很少换衣服,现在想起来简直不可思议。

我们本来主食吃大米,可现在我都没有明白那个时候就是没有米吃,到小麦收上来的时候,全都是吃麦粉带麸皮的糊糊,那个难吃啊简直要了命,但是为了吃饱干活,也要坚持咽下去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相继弟弟成家,妹妹出嫁,弟媳妇在一个村里,又多了很多麻烦,因为一个弟媳妇脾气暴躁,小气自私,和父母之间所有人都关系不好,我虽然不参与娘家的事情,但是经常被拉站队,尴尬的事经常发生,每年春节,都要分两次请客,就因为他们不和。

丈夫原来有剃头手艺,那个时候不开店,都是走乡串户替人理发,挣不到多少钱,后来变成经常给死人理发,结果活人不敢再请他理发,手艺就荒废了。

分田到户的时候,队里的拖拉机被丈夫买下了,村民开始造楼房,丈夫就给人家运输黄沙、水泥、钢筋、预制板,我一个人种棉花,那几年棉花收入还是可以,就这样夫妻吃苦了几年,总算盖了一幢楼房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每次大儿子结婚相亲的时候,女方都是嫌弃我们家两个儿子,房子没有两幢,将来两兄弟房子不好解决,几次都没有成功。

弟弟出了个主意,让小儿子入赘,给别人家去做了上门女婿,总算解决了这个难题,二个儿子相继结婚。

大儿子出去做生意,孙子就我们在家带着,吃用都是我们老两口的,一直到孙子17岁的时候,大儿子才回到老家。大儿子大媳妇还有孙子,还是比较比较孝顺,很关心我们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小儿子生活倒还是可以,就是对我们老两口有意见,觉得没把他当儿子看,给大儿子养孙子,反正就是亏欠了他,我也是承认,但是作为做父母的也是无奈。

小儿子和媳妇前年做生意急用钱,他回来说给别人借钱给利息,给父母借钱一样给,老头子一激动就把十万元养老钱全给了他,至今已经三年了,没有再提过一次,没有借条,没有人证,我和老头子说,算了,就算我们欠他的,我们再挣吧。

60岁的时候,村里一度可以补交养老保险,那次拿出全部积蓄,加上大儿子贴了一些,现在我们老两口总共可以拿到2800多元。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现在我70岁,邻村有个90岁老人需要保姆,他们家人三番五次上门请我去帮忙照顾,给我2600元,我已经做了两年多了,老人只愿意我照顾她。

老头子在家又捡起来理发手艺,给老头老太太理发,一次才收5元,一天也有几十元,我们想慢慢积蓄十万元,准备留给大儿子。

至于我们老两口,什么苦都吃过,什么罪都受过,其他就算了,不计较了,这个年龄能这样活着就不错了,活一天就赚一天,看到现在的好日子,不遗憾了……

网络图片 与文无关

原创不易,抄袭、洗稿、搬运必究!

【图片来自网络 侵权联系删除】

我是@鹿鹿哥,讲述情感故事,经营维护情感,有疑问故事私信我。欢迎点赞,评论、